大和小,軟和硬,自然與科技,以前與現在,天真與成熟,都呈現在同一個空間。這些圖像浮現一種懷舊、永恆但不安的情愫,不斷改變者觀者詮釋世界與時空的方式。幻想與幻滅僅在一線之隔,這種落差被活躍於倫敦的香港當代藝術家謝敏行用鉛筆捕捉起來,成為一幅幅令人驚艷的畫作。

謝敏行Sarah於2009年畢業於倫敦中央聖馬丁美術及設計學院,並已參與逾30次美術展覽,足跡遍及紐約、倫敦、東京、上海、北京、首爾、新加波、台北、香港及其他城市。2011年,敏行更被透視雜誌頒發「40驕子」,代表亞洲40歲以下最具潛質的藝術家之一。作品被英國美術館及華人畫廊收藏。

Sarah作畫的工具很基本,只有鉛筆,畫紙和牆壁。她的畫作中展現鉛筆筆觸的輕柔脆弱同時也能描繪出嚴肅議題的剛毅。謝敏行的作品探討逃避現實與重新排列的視覺語言。由童年記憶、旅行印象和夢境所啟發的矛盾圖像交融碰撞,創造了一幅福超現實的記憶拼貼。在黑白的鉛筆世界裡,童話故事般跳出來的毛茸茸松鼠;土耳其香煙塔裡孕育出性感的蒲公英;浪漫瑰麗的古董電話鎖住嬌豔的玫瑰。鉛筆畫中Sarah以可愛的手法呈現「互置」的樂趣及隱喻。而在彩色的拼貼世界裡,奇幻的意象被轉型成瘋狂的縱情。犀利,鋒銳的語氣讓拼貼畫以直接,大膽,過份清楚且毫無隱瞞的方式與觀者對話。 如果說鉛筆畫作是 ‘美’ ,拼貼畫即 ‘醜’ 並不為過。只是美醜在Sarah的世界裡是詮釋的手法而不是結果。她所要表達的沒有改變。

雖然心痛,雖然可惜,謝敏行仍熱愛在牆上作畫。鉛筆的輕淡與牆壁的厚實傳體現出巨大的差異與矛盾, 撼動人心。畫在牆上的鉛筆畫更會因新的畫作的出現而被刷去使繪畫只能暫時的存在,傳達了世事轉瞬即逝的特性,亦是她作品的一個重要主題。